四、厚黑傳習錄

 

有人問我道:“你發明厚黑學,為什么你做事每每失敗,為什么你的學生的本領還比你大,你每每吃他的虧?”我說:“你這話差了。凡是發明家,都不可登峰造極。儒教是孔子發明的,孔子登峰造極了,顏、曾、思、孟去學孔子,他們的學問,就比孔子低一層;周、程、朱、張去學顏、曾、思、孟,學問又低一層;后來學周、程、朱、張的,更低一層,愈趨愈下,其原因就是教主的本領太大了。西洋的科學則不然,發明的時候很粗淺,越研究越精深。發明蒸氣的人,只悟得汽沖壺蓋之理;發明電氣的人,只悟得死蛙運動之理。后人繼續研究下去,造出種種的機械,有種種的用途,這是發明蒸氣、電氣的人所萬不逆料的。可見西洋科學,是后人勝過前人,學生勝過先生;我的“厚黑學”與西洋科學相類。我只能講點汽沖壺蓋、死蛙運動,中間許多道理,還望后人研究,我的本領當然比學生小,遇著他們,當然失敗;將來他們傳授些學生出來,他們自己又被學生打敗。一輩勝過一輩,厚黑學自然就昌明了!”

又有人問道:“你把厚黑學講得這樣神妙,為什么不見你做出一些轟轟烈烈的事情?”我說道:“我試問:你們的孔夫子,究竟做出了多少轟轟烈烈的事情?”他講的為政為邦,道千乘之國,究竟實行了幾件?曾子著一部《大學》,專講治國平天下,請問他治的國在哪里?平的天下在哪里?子思著了一部《中庸》,說了些中和位育的話,請問他中和位育的實際安在?你不去質問他們,反來質問我,明師難遇,至道難聞,這種‘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。’你聽了還要懷疑,未免自誤。”

我把厚黑學發表出來,一般人讀了,都說道:“你這門學問,博大精深,難于領悟,請指示一條捷徑。”我問他:“想做什么?”他說:“我想弄一個官來做,并且還要轟轟烈烈的做些事,一般人都認為是大政治家。”我于是傳他求官六字真言,做官六字真言和辦事二妙法。

 

(一)求官六字真言

求官六字真言:“空、貢、沖、捧、恐、送”。此六字俱是仄聲,其意義如下:

1.空
即空閑之意,分兩種:一指事務而言,求官的人,定要把一切事放下,不工不商,不農不賈,書也不讀,學也不教,一心一意,專門求官。二指時間而言,求官的人要有耐心,不能著急,今日不生效,明日又來,今年不生效,明年又來。

2.貢
這個字是借用的,是四川的俗語,其意義等于鉆營的鉆字,“鉆進鉆出”,可以說“貢進貢出”。求官要鉆營,這是眾人知道的,但是定義很不容易下。有人說:“貢字的定義,是有孔必鉆。”我說:“錯了!只說得一半,有孔才鉆,無孔者其奈之何?”我下的定義是:“有孔必鉆,無孔也要入。”有孔者擴而大之;無孔者,取出鉆子,新開一孔。

3.沖
普通所謂之“吹牛”,四川話是“沖帽殼子”。沖的工夫有兩種:一是口頭上,二是文字上的。口頭上又分普通場所及上峰的面前兩種;文字上又分報章雜志及說帖條陳兩種。

4.捧
就是捧場的捧字。戲臺上魏公出來了,那華歆的舉動,是絕好的模范的人物。

5.恐
是恐嚇的意思,是及物動詞。這個字的道理很精深,我不妨多說幾句。官之為物,何等寶貴,豈能輕易給人?有人把捧字做到十二萬分,還不生效,這就是少了恐字的工夫;凡是當軸諸公,都有軟處,只要尋著他的要害,輕輕點他一下,他就會惶然大嚇,立刻把官兒送來。學者須知,恐字與捧字,是互相為用的,善恐者捧之中有恐,旁觀的人,看他在上峰面前說的話,句句是阿諛逢迎,其實是暗擊要害,上峰聽了,汗流浹背。善捧者恐之中有捧,旁觀的人,看他傲骨棱棱,句句話責備上峰,其實受之者滿心歡喜,骨節皆酥。“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”,“大匠能與人規矩,不能使人巧”,是在求官的人細心體會。最要緊的,用恐字的時候,要有分寸,如用過度了,大人們老羞成怒,作起對來,豈不就與求官的宗旨大相違背?這又何苦乃爾?非到無可奈何的時候,恐字不能輕用。

6.送
即是送東西,分大小二種:大送,把銀元鈔票一包一包的拿去送;小送,如春茶、火肘及請吃館子之類。所送的人分兩種,一是操用舍之權者,二是未操用舍之權而能予我以助力者。

這六字做到了,包管字字發生奇效,那大人先生,獨居深念,自言自語說:某人想做官,已經說了許多(這是空字的效用),他和我有某種關系(這是貢字的效用),其人很有點才具(這是沖字的效用),對于我很好(這是捧字的效用)。但此人有點壞才,如不安置,未必不搗亂(這是恐字的效用),想到這里,回頭看見桌上黑壓壓的,或者白亮亮的堆了一大堆(這是送字的效用),也就無話可說,掛出牌來,某缺著某人署理。求官到此,可謂功行圓滿了。于是走馬上任,實行做官六字真言。

(二)做官六字真言

做官六字真言:“空、恭、繃、兇、聾、弄”。此六字俱是平聲,其意義如下:

1.空
空即空洞的意思。一是文字上,凡是批呈詞、出文告,都是空空洞洞的,其中奧妙,我難細說,請到軍政各機關,把壁上的文字讀完,就可恍然大悟;二是辦事上,隨便辦什么事情,都是活搖活動,東倒也可,西倒也可,有時辦得雷厲風行,其實暗中藏有退路,如果見勢不佳,就從那條路抽身走了,絕不會把自己牽掛著。

2.恭
就是卑躬折節,脅肩謅笑之類,分直接間接兩種,直接是指對上司而言,間接是指對上司的親戚朋友,丁役及姨太太等等而言。

3.繃
即俗語所謂繃勁,是恭字的反面字,指對下屬及老百姓而言。分兩種:一是儀表上,赫赫然大人物,凜不可犯;二是言談上,儼然腹有經綸,槃槃大才。恭字對飯甑子所在地而言,不必一定是上司;繃字對非飯甑子所在地而言,不必一定是下屬和老百姓,有時甑子之權,不在上司,則對上司亦不妨繃;有時甑子之權,操諸下屬或老百姓,又當改而為恭。吾道原是活潑潑地,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

4.兇
只要能達到我的目的,他人亡身滅家,賣兒貼婦,都不必顧忌;但有一層應當注意,兇字上面,定要蒙一層道德仁義。

5.聾
就是耳聾:“笑罵由他笑罵,好官我自為之。”但,聾字中包含有瞎子的意義,文字上的詆罵,閉著眼睛不看。

6.弄
即弄錢之弄,川省俗語讀作平聲。千里來龍,此處結穴,前面的十一個字,都是為了這個字而設的。弄字與求官之送字是對照的,有了送就有弄。這個弄字,最要注意,是要能夠在公事上通得過才成功。有時通不過,就自己墊點腰包里的錢,也不妨;如果通得過,任他若干,也就不用客氣了。

以上十二個字,我不過粗舉大綱,許多的精義,都沒有發揮,有志于官者可按門徑,自去研究。

(三)辦事二妙法

1.鋸箭法
有人中了箭,請外科醫生治療,醫生將箭干鋸下,即索謝禮。問他為什么不把箭頭取出?他說:那是內科的事,你去尋內科好了。這是一段相傳的故事。

現在各軍政機關,與夫大辦事家,都是用的這種方法。譬如批呈詞:“據呈某某等情,實屬不合已極,仰候令飭該縣知事,查明嚴辦。”“不合已極”這四個字是鋸箭干,“該知事”是內科,抑或“仰候轉呈上峰核辦”,那“上峰”就是內科。又如有人求我辦一件事情,我說:“這個事情我很贊成,但是,還要同某人商量。”“很贊成”三字是鋸箭干,“某人”是內科。又或說:“我先把某部分辦了,其余的以后辦。”“先辦”是鋸箭干,“以后”是內科。此外有只鋸箭干,并不命其尋找內科的,也有連箭干都不鋸,命其徑尋內科的,種種不同,細參自悟。

2.補鍋法
做飯的鍋漏了,請補鍋匠來補。補鍋匠一面用鐵片刮鍋底煤煙,一面對主人說:“請點火來我燒煙。”他乘著主人轉背的時候,用鐵錘在鍋上輕輕的敲幾下,那裂痕就增長了許多,及主人轉來,就指與他看,說道:“你這鍋裂痕很長,上面油膩了,看不見,我把鍋煙刮開,就現出來了,非多補幾個釘子不可。”主人埋頭一看,很驚異的說:“不錯!不錯!今天不遇著你,這個鍋子恐怕不能用了!”及至補好,主人與補鍋匠,皆大歡喜而散。

鄭莊公縱容共叔段,使他多行不義,才舉兵征討,這就是補鍋法了。歷史上這類事情是很多的。有人說:“中國變法,有許多地方是把好肉割壞了來醫。”這是變法諸公用的補鍋法。在前清宦場,大概是用鋸箭法,民國以來,是鋸箭、補鍋二者互用。

上述二妙法,是辦事的公例,無論古今中外,合乎這個公例的就成功,違反這個公例的即失敗。管仲是中國的大政治家,他辦事就是用這兩種方法。狄人伐衛,齊國按兵不動,等到狄人把衛絕了,才出來做“興滅國繼絕世”的義舉,這是補鍋法。召陵之役,不責楚國僭稱王號,只責他包茅不貢,這是鋸箭法。那個時候,楚國的實力,遠勝齊國,管仲敢于勸齊桓公興兵伐楚,可說是鍋敲爛了來補。及到楚國露出反抗的態度,他立即鋸箭了事。召陵一役,以補鍋法始,以鋸箭法終,管仲把鍋敲爛了能把它補起,所以稱為“天下才”。

明季武臣,把流冠圍住了,故意放他出來,本是用的補鍋法,后來制他不住,竟至國破君亡,把鍋敲爛了補不起,所以稱為“誤國庸臣”。岳飛想恢復中原,迎回二帝,他剛剛才起了取箭頭的念頭,就遭殺身之禍。明英宗也先被捉去,于謙把他弄回來,算是把箭頭取出了,仍然遭殺身之禍,何以故?違反公例故。

晉朝王導為宰相,有一個叛賊,他不去討伐。陶侃責備他,他復信說:“我遵養時晦,以待足下。”侃看了這封信笑說:“他無非是‘遵養時賊’罷了。”王導“遵養時賊”以待陶侃,即是留著箭頭,專等內科。諸名士在新亭流涕,王導變色曰:“當共戳力王室,克復神州,何至作楚囚對泣?”他義形于色,儼然手執鐵錘,要去補鍋,其實說兩句漂亮話就算完事,懷、愍二帝,陷在北邊,永世不返,箭頭永未取出。王導這種舉動,略略有點像管仲,所以歷史上稱他為“江左夷吾”。讀者如能照我說的方法去實行,包管成為管子而后的第一個大政治家。

《四、厚黑傳習錄》上的2個想法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

WP-SpamFree by Pole Position Marketing

七星彩近2000开奖号码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