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厚黑經

 

李宗吾曰:“不薄之謂厚,不白之謂黑。厚者天下之厚臉皮,黑者天下之黑心子。此篇乃古人傳授心法,宗吾恐其久而差也,故筆之于書,以授世人。其書始言厚黑,中散為萬事,末復合寫厚黑。放之則彌六合,卷之則退藏于面與心。其味無窮,皆實學也。善讀者玩索而有得焉,則終身用之,有不能盡者矣。”

“天命之謂厚黑,率厚黑之謂道,修厚黑之謂教;厚黑也者,不得須臾離也,可離非厚黑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厚,恐懼乎其所不黑,莫險乎薄,莫危乎白,是以君子必厚黑也。喜怒哀樂皆不發謂之厚,發而無顧忌,謂之黑。厚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黑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厚黑,天地畏焉,鬼神懼焉。”

右第一章,宗吾述古人不傳之秘以立言,首明厚黑之本原出于天而不可易,其實厚黑備己于而不可離,次言存養厚黑之要,終言厚黑功化之極。蓋欲學者于此,反求諸身而自得之,以去夫外誘之仁義,而充其本然之厚黑。所謂一篇之體要是也。以下各章,雜引宗吾之言,以終此章之義。

宗吾曰:“厚黑之道,易而難。夫婦之愚,可以與知焉;及其至也,雖曹、劉亦有所不知焉。夫婦之不肖,可以能行焉,及其至也,雖曹、劉亦有所不能焉。厚黑之大,曹劉猶有所憾,而況于世人乎!”

宗吾曰:“人皆曰予黑,騙而納諸煤炭之中,而不能一色也;人皆曰予厚,遇乎炮彈,而不能不破也。”

宗吾曰:“厚黑之道,本諸身,征諸眾人,考諸三王而不繆,建諸天地而不悖,質諸鬼神而無疑,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。”

宗吾曰:“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。厚黑也者,其為人之本與?”

宗吾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。擇其厚黑者而從之,其不厚黑者而改之。”

宗吾曰:“天生厚黑于予,世人其如予何?”

宗吾曰:“十室之邑,必有厚黑如宗吾者焉,不如宗吾之明說也。”

宗吾曰:“君子無終食之間違厚黑,造次必于是,顛沛必于是。”

宗吾曰:“如有項羽之才之美,使厚且黑,劉邦不足觀也已!”

宗吾曰:“厚黑之人,能得千乘之國;茍不厚黑,簞食豆羹不可得。”

宗吾曰:“五谷者,種之美者也,茍為不熟,不如荑稗;夫厚黑亦在乎熟之而已矣。”

宗吾曰:“道學先生;厚黑賊也。居之似忠信,行之似廉潔,眾皆悅之,自以為是,而不可與入曹劉之道,故曰:厚黑之賊也。”

宗吾曰:“無惑乎人之不厚黑也!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,一日暴之,十日寒之,未有能生者也。吾見人講厚黑亦罕矣!吾退而道學先生至矣!吾其如道學先生何哉?今夫厚黑之為道,大道也,不專心致志,則不得也。宗吾發明厚黑學者也,使宗吾誨二人厚黑,其一人專心致志,惟宗吾之為聽,一人雖聽之,一心以為有道學先生將至,思竊圣賢之名而居之,則雖與之俱學,弗若之矣!為其資質弗若欺?曰:非也。”

宗吾曰:“有失敗之事于此,君子必自反也,我必不厚;其自反而厚矣,而失敗猶是也,君子必自反也,我必不黑;其自反而黑矣,其失敗猶是也,君子曰:反對我者,是亦妄人也已矣!如此則與禽獸奚擇哉!用厚黑以殺禽獸,又何難焉?”

宗吾曰:“厚黑之道,高矣美矣?宜若登天然,而未嘗不可幾及也。譬如行遠,必自邇,譬如登高,必自卑;身不厚黑,不能行于妻子,使人不以厚黑,不能行于妻子。”

 

我著厚黑經,意在使初學的人便于諷誦,以免遺忘。不過有些道理,太深奧了,我就于經文上下加以說明。

宗吾曰:“不曰厚乎,磨而不薄;不曰黑乎,洗而不白。”后來我改為:“不曰厚乎,越磨越厚;不曰黑乎,越洗越黑。”有人問我:“世間哪有這種東西?”我說:“手足的繭疤,是越磨越厚;沾了泥土塵埃的煤炭,是越洗越黑。”人的面皮很薄,慢慢的磨練,就漸漸地加厚了;人的心,生來是黑的,遇著講因果的人,講理學的人,拿些道德仁義蒙在上面,才不會黑,假如把他洗去了,黑的本體自然出現。

宗吾曰:“厚黑者,非由外鑠我也,我固有之也。天生庶民,有厚有黑,民之秉彝,好是厚黑。”這是可以試驗的。隨便找一個當母親的,把她親生孩子抱著吃飯,小孩見了母親手中的碗,就伸手去拖,如不提防,就會被他打爛;母親手中拿著糕餅,他一見就伸手來拿,如果母親不給他,把糕餅放在自己口中,他就會伸手把母親口中糕餅取出,放在他自己的口中。又如小孩坐在母親的懷中吃奶或者吃餅的時候,哥哥走至面前,他就要用手推他打他。這些事都是“不學而能,不慮而知”的,這即是“良知良能”了。把這種“良知良能”擴充出去,就可建立驚天動地的事業。唐太宗殺他的哥哥建成,殺他的弟弟元吉,又把建成和元吉的兒子全行殺死,把元吉的妃子納入后宮,又逼著父親把天下讓與他。他這種舉動,全是把當小孩時,搶母親口中糕餅和推哥哥、打哥哥那種“良知良能”擴充出來的。普通人,有了這種“良知良能”不知道擴充,惟有唐太宗把它擴充了,所以他就成為千古的英雄。故宗吾曰:“口之于味也,有同耆焉;耳之于聲也,有同聽焉;目之于色也,有同美焉。于至而與心,獨無所同然乎?心之所同然者,何也?謂厚也,黑也。英雄特擴充我面與心之所同然耳。”

厚黑這個道理,很明白的擺在面前,不論什么人都可見到,不過剛剛一見到,就被感應篇、陰騭文或道學先生的學說壓伏下去了。故宗吾曰:“牛山之木嘗美矣,斧斤伐之,非無萌孽之生焉;牛羊又從而牧之,是以若彼其濯濯也。雖存乎人者,豈無厚與黑哉!其所以摧殘其厚黑者,亦猶斧斤之于木也,旦旦而伐之,則其厚黑不足以存。厚黑不足以存,則欲為英雄也難矣

《三、厚黑經》上的2個想法

評論已關閉。

七星彩近2000开奖号码走势图